Lunar

用爱发电

今天是欧美圈各家戏精本戏上线作妖的时候吗,难道是什么黄道吉日,哦不应该是昨天

另外北极cp有点自觉,还扯什么主流问题,要笑死谁。。。NBCS的水平还没资格说主流问题,菜鸡都不是的毛鸡蛋就不要争谁红了

nili虫铁虫全世界加起来屁大一点圈,戏还挺多

【沙李】春色三分(14)

九思_汉东卫视新闻记者:

14.


  白淞端了茶盏刚进了御书房,就听见玉石镇纸碎在地上几声脆响,伺候在门口的几个黄门和宫娥吓得发抖,杵在那头都不敢抬,白淞摆个手叫他们都下去,才悄悄地把茶盏放到案上。


  官家养气功夫好,又宽厚仁和,向来不会怒形于色,可是普天下要是能有个人气的他摔笔砸盆的,那就必定是李达康。白淞是近侍,又兼着秉笔太监,平日里圣谕朱批也有代笔,没少见着圣上给李相的奏折上谆谆嘱托、殷殷劝慰,也没少见过李相入禁与圣上相争,吵得人心惊胆战,但白淞实在没见过官家哪次气得这么狠。


  他偷偷瞧了一眼,见官家正盯着今早刚送进来的密报,深黑的瞳仁燃着两丛幽幽的火,盯着那张纸就像要烧穿一个洞。他不敢开口问,心里却猜,怕是李相公在江南又干了什么出人意表的大事。


  沙瑞金端过茶一口饮尽,压了压心头的火气。


  侯亮平给他传来的消息,李达康带了三四个人去海州,已经走了有大半个月了。半个多月前的事,祁同伟、赵东来没有一个禀报的,也不知道李达康给他们灌了什么汤,帮着他瞒地严严实实。


  海洲赵立春那里是个龙潭虎穴,李达康还敢单骑闯阵,莫不是生怕自己在江南过得太轻松?


  沙瑞金提笔搁笔许多次,非常想连发三道圣旨把李达康从那边喊回来。让他下江南搅浑水是一回事,让他在明处当靶子是一回事,放任他闯鸿门宴又是另一回事了。前两桩有兵力作保,不至困于险境,后一桩却是有性命之忧。可他又怎么能召回李达康呢,一个为了江山社稷从来不恤生死的人,哪怕是皇帝也拉不回他一意孤行的心。


  被当今圣上愁肠所系的李相爷,处境却较之沙瑞金所想要好上许多。


  赵立春在海州一手遮天,置了好些处园子,首爱便是临海的观沧澜,程度早得了他吩咐,李达康一到海州,就把他和几个随行禁军安置在内。程度本来还想遵照王爷命令,把禁军安排在外院,教李达康手下那个姓金的首领拎着脖子,把府兵一个一个扔了出去,这才消停了。


  金松石抄着手把偌大一座园林转了几遍,把那藏着的暗哨踢出去,能藏人的暗门机关踩碎,又寻来几块花园里的太湖石压到暗道出口顶上。李达康顿觉大开眼界,这才觉得赵东来把这位禁军统领放到他身边还是有点用处的,深愧自己之前以貌取人,没看出金统领没眼力价之下的大智若愚来。


  然而第二天李相就收回了自己的评价,并觉得小金统领大概只是术业有专攻。


  程度在门口带话,渤海郡王有请李相过府一叙。之所以在门口,是因为金统领在一旁虎视眈眈,没有请他进去的意思。李达康等得就是这一场,倒也爽快,没等三催四请,他虽然常常作死,却没有矫情伪饰的癖好。


  门口停了八抬大轿,甚是隆重,从六品的王府参事亲来扶马蹬鞍,也算气派。


  李达康坐上轿,指了指金松石:“你,跟后面伺候着。”


  程度连忙赔笑:“哪能劳烦禁军统领伺候,有下官在足以。王爷意思,这就是家宴,不留外人在的。”


  李达康给金松石使了个眼色,金松石却应得痛快:“行,末将在府中等候。”


  李达康暗暗咬牙,这人可真不禁夸。这要是赵东来再此,必然要心领神会演个红脸白脸的戏。李达康佯装怒斥,赵东来假作铁面无情,耿直一根筋,非要跟着,程度再吃一吓,顺水推舟就能带上个帮手。换成金松石,竟是媚眼抛给瞎子看,全无默契。


  气的李达康摔了轿门。他轿帘一合,就冷静下来分析形势。金松石指望不上,本就在意料之中,若非赵东来不放心硬要塞人,他本是打算独自来海州的,如今局面和他的料想也没差多少。金松石一身武艺反倒是意外之喜,就算留在观沧澜,也算是额外震慑,哪怕赵立春在王府内就图穷匕见,也得揣度揣度金松石会不会有聂政刺韩傀的胆气。


  郡王府门楼恢宏,虽地处南方,却无粉墙黛瓦纤细柔丽之态,李达康下轿一看,心下先一咯噔。


  郡王门前立两尊狻猊,立门之柱上盘着两条四爪蛟龙,鳞目皆张,扑面欲噬。再入府中,迎门之照壁上,虬龙盘结戏珠。再内,赑屃托柱在下,螭吻攀檐舒张,嘲风立角踞险,蒲牢铸钮扣门。


  李达康心内冷笑,赵立春不臣之心昭然,偏他是郡王,便是府内处处龙形兽态,也能推说风俗民情。


  进了花厅,赵立春站在堂前迎了过来,笑声朗朗:“显昌,想煞本王了。”便亲亲热热去携他的手。


  李达康稍退微屈身行礼,道:“老王爷一向可好?”又站直了略一打量,笑道:“老王爷春秋高寿,身体倒还硬朗,显昌足慰。”


  赵立春脸色就僵了。他年过耳顺,保养极好,须发未白,鬓染微霜,虽有些许皱纹,却也贵气俊朗,气度俨然,毫无老态。他雄心壮志未酬,最烦人说他年高,被李达康这一声赞,堵得难受,还不能将人拖出去打死。他仔细看李达康神色,见他笑容赤诚,并无做作之态,虽疑心他是故意的,也只能按在心里,脸上还硬挤出老怀安慰的笑色。


  李达康面上一片真情,心里早就笑坏了,他被赵立春那幅画像恶心到的,现在一并还来,怎会不笑的真心诚意。


  赵立春疑神疑鬼的,也不去做那礼贤下士的一套了,当先转身进了花厅。


  


  


  TBC


    

【盾铁】《时候Somewhere in Time》本宣一宣&印调

马克一下怕忘啦

Stark-Rogers:

Happy birthday to Steve Rogers! Hope you and Tony Stark will be together forever~


Love you guys, always.


Vote


Video



我是医疗兵

油腻:

生日快乐cap 踩点发末班车2333

播出至5月31日的沙李lof产出整理

沙李真爱党:

众所周知,LOFTER在tag数变多以后可能会找不到以前的粮,而且翻页也比较麻烦……所以这里做了一份播出至5月的产出整理表格,供沙李同好查找使用


Ctrl+F就可以使用表格查找功能了


也希望各位小可爱们在补粮时多给产出的太太们点心小蓝手和评论~


请直接点下面的超链接:


https://shimo.im/sheet/9jwldi9656QFozzJ/「沙李lof产出整理-播出至5月31日」


制表原则:


1.纯电视剧截图/演员图花痴的不收录


2.作者标明主CP为非沙李的某单一CP/结局为沙李拆逆/贵乱/RPS(真人CP)/ALL文的不收录


3.纯分享其他地方相关消息/产出(如MV),但分享者非原作者的不收录


4.作者主动提出不收录的则不收录


如有错漏,或原作者不希望收录的,请在私信或评论提出,会尽快修改文件,之后也会在这条加个修订版文件的下载链接以方便筛选排序,暂时不用存现在这份




注:


第2条分类以作者说明为先,但不排除制表时有错漏情况


第3条原则是为避免混淆产出者与分享者,望理解


不包含只打了“沙李配”tag的产出


之后会做6月的lof产出整理


太太们在简书的车很多都锁了,不老歌现在也不让放车,建议在Pixiv、AO3等地补档存文

【李达康中心】书生意气(25)

春眠不觉晓:

二十五

三个月的培训很快接近尾声,李达康带着满脑子的新鲜想法和一本厚厚的培训笔记登上了开往荣莱的高铁。

党校给他们这批学员安排的最后一个科目是对荣莱新区的考察调研。

荣莱所处的海右省是经济发展中的一朵奇葩,GDP总量排名长期占据第一集团领跑全国,辖区内百强县数量一骑绝尘,无国家级贫困县,人均可支配收入也相当可观。然而在全国范围内,却长期给人又土又穷的感觉,仿佛一个全班优等没有尖子的精英班,水平太平均,反而透明了。

海右现象是现代城市建设中的一个很有趣课题,在深化产业结构调整、文化品牌建设、城市形象打造、人才队伍建设等方面都有探讨价值,因而近年来中央党校的结业调研,经常喜欢安排前往海右省。

 

主办方很是善解人意,考虑到外省学员有些需要在本地稍作游览,也多少需要给家乡亲朋们带些手信,便将在荣莱的考察安排尽量排的紧凑,空出了将近两天的时间留给学员自由支配。

最后一个项目国家工程实验室参观完毕后,李达康看了看手表,站在研发中心门口稍显踌躇。

剩下的一天半,他还没想好要去哪里。

这个城市经济发展水平虽说很高,城建方面却乏善可陈,在他的心里,甚至还不如林城的城市面貌。政府基层管理和公共服务方面,又因为是周末,大多都不上班,一时也确实想不出能去哪里看看。

有略熟悉的同学招呼他一起去市区逛一逛,给家里买点东西。李达康心念稍稍一动,但想到他历次出差给欧阳菁带的衣服鞋子护肤品就没有不被嫌弃的,也就摇摇头算了。

他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荣莱南有清代的水师军港,据说新建的爱国教育基地被评为了5A景区,李达康想着借鉴下旅游产业的经验也好,便买了票登上了渡轮。

整个海岛山清水秀,主体景观海战陈列馆再现了当日大海战爆发时的模拟画面,展出国破覆巢下的平民悲戚,末路的英雄、失败的豪杰,“此日漫挥天下泪,有公足壮海军威”凛然震撼,李达康文人出身,面对这些曾经的山河破碎、丧权辱国,心中不免澎湃难平,生出诸多家国兴亡、奋发图强的责任感来。

正面对着展品神思万里,耳边却听见了与主流解说不同的评论。

“丁汝昌是否畏战不出,‘已降复死死为谁’公案也没有定论,但是他指挥失当的责任肯定无法推卸。当时日舰特点是航速快武器精良,但装甲不行,北洋舰队长处在于防御力量,居然摆出雁型阵,把重型舰放到了中间,试图和敌人拼速度,怎么可能嘛,快速接敌一旦失败,马上就是自乱阵脚一片混乱。而事实也证明确实被日军突破了侧翼,而且,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坚持了这么长时间,也足以说明北洋舰队血厚到何种程度,历史大势不谈,这次局部战争的失败明明可以避免的。这次海战指挥官在战场指挥上的失误值得深思。”

“说得不错,大东沟海战的失利是我们战术推演时的必谈内容,几次推演,也确实有侥幸胜利的时候,当然相对于当时的社会现实,胜利也不过是清政府的垂死挣扎罢了。”

李达康回头去看,说话的是两个中年人,其一穿着军装,另一个人则是一身休闲服,背包客的装扮。

大概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穿休闲服的人看了过来,朝他歉意的笑了笑,“抱歉。”

李达康这才反应过来对方大概是误以为自己嫌弃他们的声音大了,忙摆摆手示意无事。

双方略一点头,各自走开。

 

“已降复死死为谁?”李达康心中默念,提醒自己回去以后要查查资料。

他的学生时代也算博览群书,但远远没达到无书不读的境界,工作后更是忙得不可开交,偶有闲暇也多读些社会学经济学方面的刊物,此时陡然发现知识体系的偏门短板,就想着及时补课。

如此,又不免想到随口引用了这句诗的那个人。

看他对海战侃侃而谈,应该也是个军人吧?

声音倒是挺好听的,自带低音炮啊。

李达康略略回想,但很快,就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展品上。

-----------------

所谓海右省的经济发展情况和大东沟海战相关论述都是按个人了解胡写的,非专业范围无法保证准确性,还请不要太当真,当然,有哪位姑娘对此有研究欢迎捉虫,一到这种不是很了解的内容就总怕看在内行眼里是个笑话,如有不妥还请原谅。

想了想最开心的还是在时泪圈,每天在论坛等等地方啃文,吃了好几年也吃不完,不用沾上xfxy的破事。